最后的圣殿骑士

  “我们要做的,远比再杀死几个异教畜生重要得多,”艾马德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我们要做的,是关系到我们骑士团能否生存下去的根本大事。我们要保证我们为之奋斗的圣物不被眼前的灾难吞噬。我们必须离开这儿。现在就走。”
  马丁还想争辩,但艾马德毋容置疑的神情震住了他。马丁仍然心有不甘,但还是点头表示服从。他迈开脚步,跟上了艾马德。
  渡口上只剩下一艘船了,那就是猎鹰号帆船,其他船只在穆斯林异教徒于一周前开始攻城并切断城池的主要港口时,就已经陆续驶离了。这条大帆船已经吃水很深,船上满载着划船劳工、士兵和骑士。马丁的脑海中翻腾着一个个疑问,但他无暇提问。他俩奔跑着赶到渡口,马丁瞧见了那个他只知道是叫休的船长。马丁还知道这船长是总首领十分器重的老水手。老船长身材魁梧,此时正站在甲板上忙碌地指挥着手下人。马丁望着船尾的后船楼,目光移向桅杆,再往前就是船头了,船头竖立着一只神采奕奕的猎鹰雕刻饰像。
  艾马德边跑边向船长喊道,“水和食品都装好了吗?”
  “装好了。”
  “其他的都不装了,马上起航。”
  几分钟后,连接岸上的跳板撤回了船上,定泊缆绳解了开来,泊在帆船旁边的一艘牵拉艇上的桨手们在奋力划桨,拉着帆船缓缓驶离岸边。不久,船长一声令下,帆船的两侧伸出了自己的划桨,深深切进黑沉沉的海水中。马丁看着牵拉艇上的桨手从船侧绳梯爬上了帆船,牵拉艇被拉上甲板并固定住了。帆船上敲起了指挥锣。一百五十多个划桨手跟随着低沉的锣声节拍,一齐奋力划桨,帆船像箭般飞快地驶离了骑士团营地的高大墙体。
  帆船驶入了宽阔的水域,岸边万箭齐发,帆船四周的水面被飞来的炮火激起了巨大的水柱,翻溅起层层滔天白浪。那是穆斯林异教徒的士兵已占领了渡口,他们在朝逃逸的帆船发射火炮和飞箭。帆船很快驶离了炮箭的射程,马丁在甲板上站起身子,眺望着渐渐远去的陆地。异教徒沿着城墙高擎火把,对着远去的帆船像困兽般跳跃怒吼着。在他们的身后,整座城池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男人、女人和小孩子的哭喊声混杂在一起,淹没在揪心的隆隆战鼓声中。
  渐渐地,帆船加快了速度,借助着两岸吹来的阵风,帆船两边的划桨像飞鸟的翅膀般上下飞舞着,犁开了黝黑的海水。这边的地平线上,天海一色,苍茫凄凉,威慑逼人。
  一切都完了。
  马丁的双手颤抖着,心头像压了铅块一般沉重。他于心不忍,慢慢转过身,背对着他的出生地,望着前方正等待着他们的风暴。
------------
《最后的圣殿骑士》 第一章
------------
  第一章
  起先,没有人注意到有四个骑马的人慢慢从中央公园的夜幕背景中出来。
  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南面四个街区外的地方,那儿灯火辉煌,摄影闪光灯闪烁个不停,电视摄像的灯光更是把场地照得如同白昼。一长排豪华的轿车正在陆续下客,来宾个个衣着优雅,都是大大小小的著名人物,他们下车的地方正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正门入馆处。
  要举办规格这么高的展出,世界上没有一个城市比纽约更合适了,更何况举办地是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此刻的博物馆通体透亮,映衬在四月的夜空中,博物馆上方划出一道道探照灯光柱。整个建筑物群向四周延伸着,像是竖立在这座城市中心的一座耀眼灯塔,正门的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的高大廊柱迎接着各方来宾,廊柱上悬挂着一条巨大横幅,上面写着:
  梵蒂冈珍宝展
  这些天里,人们都在纷纷传说这次展出要推迟举行了,甚至会被取消。而且,政府根据情报部门获得的情报已把全国的恐怖袭击警戒提升到了橙色。在美国各地,各个州和当地政府部门都加强了警戒措施。在纽约市,国民警卫队的士兵布满了地铁和桥梁的要害道口,警方更是实施了十二小时轮班制。
  由于展品的特殊性质,这个展览会更被认为有可能成为恐怖袭击的重点目标。尽管如此,主办部门仍然坚持不退却,博物馆的董事会经讨论表决,展出将如期举行。这也体现了这座大城市不屈不挠的无畏精神。
  一位年轻女士背对着博物馆,她的发型新潮时髦,整齐的牙齿洁白如玉,手持话筒正对着电视摄像机镜头在做第三次转播试镜。前两次她显得有些夸张,表情太矫揉造作,这次她力求做到自然贴切。
  “我不记得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哪次展览会也像今天一样有这么多的明星级人物聚集一堂,但自从12年前举办的玛雅瑰宝展以来,肯定再没有过这样的盛会了,”她对着话筒说道。她身后的一辆轿车里正走出一位圆脸的中年男子,他身边是位瘦高个女子,穿着一件似乎小一号的蓝色晚礼裙,紧绷在身上,那款式似乎更适合年轻的一代。“现在走进展馆的是市长先生和他的漂亮妻子,”新闻记者滔滔不绝地说道,“当然,他们也是本市显赫世家的成员,最最时尚的楷模。”
  她讲这番话时显得十分热忱投入。此时,她脸
下页    上页    全部    余下    
 
分享至:
  叔本华美学随笔
  生活的意义
返回上级 返回首页